目前位置: 691首頁 >  活動介紹 > 公路藝廊 > 藝術家 > 日常。生活 - Meta+Morpho  回上一頁

日常。生活 - Meta+Morpho

《簡  介》:

Meta +Morpho

陳琬婷  張博為  許瀚升  劉士良

聯展

 

2013/08/03 - 08/31




日常。棲地
陳琬婷
2013/08/03-08/15

『日常X棲地』是Meta+Morpho的團隊藝術家陳琬婷在此次的黑白切聯展所取的展覽主題。他以背包族為討論族群,重新定義了旅行的體驗模式,當背包客藉由最經濟的旅行方式來到陌生的都市環境中,因住宿單元的散置化,改變了都市中天空的邊界線以及身體領域的邊界線。在此次展覽中,他刻意將模型架高至觀賞者的視覺高度,希望大家和他一起成為游牧在都市場域中的背包客,一同棲息在都市中的日常。


當身體藉由高速的捷運,從台北地下化車站到士林的捷運高架,視覺從地底下的黑暗來到了都市中的天空,用高速度的移動下閱讀了專屬於台灣的都市元素。而他將背包客所需求的住宿單元,以散置化的方式置入於都市元素當中,不僅提供了背包客有了隨地可棲息的空間,更將此空間融合在屬於台北士林的生活日常中,並悄悄的改變了在都市的天空中所閱讀到的天際線。當觀賞者以視覺平行的高度來觀賞作品,便可感受到日常中的棲地,而當身體微蹲,調整至背包客行走的高度時,又可一同感受到不同過往中,棲地所創造出的日常。


陳琬婷在逢甲建築畢業後,扮演著初生的角色,重新在建築的道路上學習。而在過往的畢業設計中,經由造夢般不斷的嘗試與討論,其所獲得並累積的能量、夢想、以及個人對建築、對創作的關懷,讓她在畢業兩年後,於此次聯展的機會當中,重新詮釋出此次在「日常X生活」中的創作。

 



日常。舞台
張博為
2013/08/03-08/15

『日常.舞台』是Meta+Morpho的團隊藝術家張博為,在黑白切聯展所命名的展覽主題。在這個主題中,他發現旅途中有許多日常的小事件是容易被忽略的,同時,也有許多觀光地標是容易使人忽略那些日常的事件,因此他希望藉由重新定義這樣的日常事件,將其舞台化並向旅人們展示,使他們重新注意並認識這樣的文化與特質,一種『在地文化的地標化』。


作為一個地標,『日常.舞台』從都市的各個層面去探討其該有的型態,當旅客搭乘捷運進入劍潭站的過程中,「舞台」就已經開始了他的表演,從遠方目睹一個熱鬧的垂直夜市,彷彿如同一場燈光秀;進入夜市,路徑引導著旅客看到其中夜市生活的延續,伴隨著野戲台的表演活動,夜市與旅客已成為了「舞台」的元素之一並參與其中;鳥瞰四周充滿活力的士林街道,「舞台」此時又轉變成了「觀眾席」,夜市與地標之間彼此交流,延續其之間的關係,傳達其在地文化的價值。


逢甲建築系張博為,是個剛從學校畢業的新鮮人,求學過程中不斷嘗試了解何謂當代建築在台灣的意義,畢業設計也是他對此的一種嘗試。 畢業後首次以Meta+Morpho的一員參展的他說這次是個難得的機會,團隊中形形色色的人們也增加了其中建築的可能性與想像力,期待未來團隊的多元發展。

 



日常。自然
許瀚升
2013/08/16-08/31

『日常.自然』是Meta+Morpho的團隊藝術家許瀚升在此次的黑白切聯展所取的展覽主題。在這設計中他以新的角度重新看待自然與人(身體)之間的關係,新的身體空間不再叫「家」而被重新定義為『居場所』,有空間尺度當中沒有一定的使用規定,「下沈空間」50 公分的差距可以改變原有對於空間上的使用定義,當地板被定義為座椅的時候、當座椅被定義為台階的時候、而當台階被定義為桌面的時候...所有活動行為是相對的存在。


「自然」在居場所中重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樹場」重新定義了居場所中的生活起居,⼀種時間與記憶的場域,樹的上、中、下段也有著不同的活動被發生,樹所界定出來的場之中,物件不再被固定擺放整齊也沒有絕對的位置,而是隨著習慣、行為、時間、需求等而被相對定義。能在樹下乘涼同時閱讀,起居室猶 如森林般圍繞的氛圍,充滿花草植栽的澡堂,同時看得見樹梢與樹下場所的走廊..."更強調a 與b 空間之間產生了既非牆也非空間的「場」,活動並非被切割而是被場所連結。許瀚升形容這空間就像可以在轉角的花店感覺到後面書房的氣息,能在圖書同時察覺到咖啡的香氣,空間氛圍也隨著時間而改變,風的流動造成了空間中的透明性。樹被風過搖曳的樹,隱約透漏出後方的空間,讓人想一探究竟呢。


逢甲建築系畢業的許瀚升在那之後也持續不斷的尋找所為建築與自然間平衡的關係,也希望現在未來的都市及建築能夠更加重視自然對於建築的存在性。對於首次以Meta+Morpho的一員參展的他說這次是個很重要的時刻,也讓大家認識這個團隊,期待未來在建築上更多的可能性。

 



日常。集合廠
劉士良
2013/08/16-08/31

『日常.集合廠』是Meta+Morpho的團隊藝術家劉士良,在黑白切聯展所命名的展覽主題。在這個主題裡,提出人因聚集而產生出更多新的事件與物質, 時代的變遷使現在鄉村成為一個最不聚集生活的地方,缺乏人口的鄉村地區,反諷的監獄成為農村裡的最大的集村農舍,但這個大型農舍缺乏生產,現在是否該扭轉這個制式的空間,創造一個【大公社】的空間場域,介入日常最簡單的農事,讓生產與事件的融合,使犯人因農村勞動,而有機會的與日常生活產生共鳴。


『日常.集合廠』,秉持著"持續勞動"的精神,讓犯人即使是在監獄裡沈思,懺悔,也可以透過自行的勞動,以勞力換取一些對社會及對鄉村產業的一些幫助,把散置的產業,集中處理,讓產業可以垂直的整合,使舊有散置的污染土地,進行土地修復及進化,讓土地用到最大的效益,使日常的農事產業,再也不是一種汙染,而讓犯人有機會在地方畜牧產業,有接軌的空間,讓監獄不再是個惡鄰設施,而是一個【大公社】的生產中心,是一個農村的集合廠,集合了產業,集合了人,集合大家對願景


逢甲建築系畢業的劉士良在環境 產業 建築 機制間一直找尋互相可以依存的關係,讓建築與更多的東西產生化學效應,推翻舊有制式的設計模式, 讓對於首次以Meta+Morpho的一員參展的他說這次是個很重要的時刻,也讓大家認識這個團隊,期待未來在建築上更多的可能性。

 


再現 - 張哲彥

暝.瞑 \ ...

關於日常的留白 ...

移動的微型聚落 ...

我在這繞繞 - ...

鬼才與多變 - ...

偽裝 - PRE...

B 快門下的失焦...

空虛作為生存策略...

誰在享用最後的晚...